法律服务热线:029-81775828 / 19991463955  中文 / EN
首 页 关于乐友 专业团队 专业部门 案例展示 党建园地 资讯中心 联系我们
 
璧勮涓績  
乐友分享 | 防控疫情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与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界限
作者:  发表日期:2020-3-1  浏览次数:709
自2019年12月以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我国武汉市爆发并于各省迅速蔓延,截至今日,全国各地疫情发展形势仍然严峻。从个别地区封城,到全国法定节假日延长,以及各地学校延迟开学,各单位推迟上班等措施来看,各行各业都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此次疫情的影响。在疫情面前,为攻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国务院及各政府部门陆续颁布了各项指导办法及规定。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面临进入高发期的危险,多地已发生人员聚集性感染病例,并出现没有明显症状的隐性感染者,给防控工作带来了难度。为了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关于疫情防控的决策部署,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最大力度控制疫情传播,最大程度保证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全国各地省、市、自治区、县政府均开始实施落实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政策,进一步严控人员流动,减少人员聚集。


网络上也不时传来不同的声音,认为一些限制出入城市、小区甚至房间的防控措施可能涉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笔者作为一名法律人,试着从法律角度加以分析,试图厘清两者之间界限。



1

各地实施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措施的情形


为了进一步落实“联防联控、群防群控、严防严控”的要求,各地区根据实际情况开始实施各项疫情防控措施。例如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未经许可均不得复业开工;商业机构(除便利店、超市、药房等公民所需的营业场所外),未经许可不得营业,以及采取封闭、阻断道路、隔离患者和疑似疫情人员等方式以限制人员流动;更有省、市小区以及县、镇村庄均开始采取强制措施以减少或直接禁止居民和村民的出入。


据了解,很多小区、村庄开始实施实名制出入证的管理方式,严格规制居民、村民出入,除特殊事由(例采购生活所需、出现疫情疑似病状等)之外,一律不准出入小区、村庄,即便以以上理由出入,也应该严格遵守出入人数、时间、登记等一系列严格检测手续。亦有小区、村庄直接严令禁止居民、村民随意出入,采取全封闭的管理方式,生活所需一律由政府统一配送或由小区统一采买,以此防控疫情传播。以陕西省西安市为例,西安市未央区、长安区、雁塔区、新城区、灞桥区等各个新型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门均颁布了出行管制措施,“最多每2天派一名家庭成员,经登记批准后,戴口罩购买一次生活用品”、“自我居家管控14天”、“小区之外人员和外来车辆一律不得进入小区”等措施,已成为遏制疫情蔓延扩散的重要防治手段。




2

实施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措施的法律依据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公告,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三条规定:甲类、乙类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可以宣布本行政区域部分或者全部为疫区;国务院可以决定并宣布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疫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在疫区内采取本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的紧急措施,并可以对出入疫区的人员、物资和交通工具实施卫生检疫。据此,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对本行政区域内的甲类传染病疫区实施封锁;但是,封锁大、中城市的疫区或者封锁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疫区,以及封锁疫区导致中断干线交通或者封锁国境的,由国务院决定。因此,疫情在前,各地政府机构在国务院授权范围内出台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等措施是具有合法性的。


回到疫情本身,全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等全部沦陷,全球二十多个国家相继确诊,并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新冠肺炎足以危害全国范围内的公共卫生安全。为了更好的保护全国人民身体健康、维护公共利益,面对新冠肺炎,我国政府采取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等措施亦具有正当性。



3

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措施在施行过程中也存在一些违法行为


为了更好的防控疫情,我国各地均采取了诸多有力措施,对疫情防控亦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也发生了一些不理性、不合法的做法。比如少数地区尤其村镇,村民自行在村口拦路设卡、堆土方阻断交通,强行进行物理防御,并且私自封堵湖北返乡人员住宅等,这些行为均有涉嫌违法的嫌疑。早在2003年非典疫情时期,一些地方就曾经发生过私自封路、挖断路的问题,当时中央也明确表态坚决制止这种反应过激、涉嫌违法的行为。


典型案例:根据媒体报道,山东滨州市惠民县自从发现1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以后,全镇118个村庄,开启封路封村模式,全部禁止走亲访友。春节期间,封路之风在全国各地愈演愈烈。封路手段五花八门,有的在路中间运来石头、泥土堵路,有的开一辆货车或挖掘机等大型车辆横挡在路中,更有甚者,甚至直接采用破坏路面,把路挖断的方式封路……五花八门的封路手段,经过网络传播,成为一道奇特风景,被网友称为“硬核抗疫”。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有关法律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公安交管部门批准,不得擅自封闭道路。但现处特殊时期,其村镇是否有权行使该种防疫措施,封闭村镇道路不允许外部车辆穿行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四十条以及第四十一条规定,各个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在当地政府及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统一领导下,采取必要的分散隔离、公共卫生措施。但是,在采取相应的隔离措施的情况下,是否可以采取如此“硬核”的封村、封路措施?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为防止疫情蔓延,国家及地方政府呼吁民众尽量不要参与社会活动,减少人员流动。封村、封路在此大背景下产生,对防止病毒传播是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简单粗暴的封路措施,甚至采用堆石块、堆土、砌墙、挖断道路等完全阻断交通的方式,如果因此造成了不良后果,除了涉及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外,严重者更可能承担刑事责任。比如因此影响了救护、救火车辆、防疫车辆和运送民生物资车辆的通行,这实质上是对道路等公共交通设施的破坏,其行为已经涉嫌违法。



4

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措施与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界限分析


疫情在前,理应“特殊时期特殊对待”,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这一疫情防控特殊手段,从其形式来看,难免有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那么这些做法与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有什么区别呢? 笔者认为:防控疫情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与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界限,就在于该防疫手段的决定、落实与实施一系列行为是否有法可依、依法而行。


根据我国《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条规定: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或者非法搜查他人身体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对非法拘禁罪的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知,我国公民的人身自由是受到绝对保护的,这就要求我们政府以及工作人员在防疫工作开展中,严格遵守法律法规,避免出现不合法的行为。



5

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措施得到高效实施需要相关防控机构与普通公民的高度配合与遵守,公民需要让渡部分人身自由权利以利于疫情防控。


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措施系符合疫情发展形势的决定,但该项决定的实施与推行应由全体公民与相关防疫部门的配合实施才能更加有效的发挥其作用。


首先,就相关防控机构而言:

相关防疫部门在限制人员流动和出入村庄(小区、房屋)措施的实行与落实中,首先应当做到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听从国家政府部门的安排和调配,不得私自施行法律授权以外的防疫措施,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组织力量,按照预防、控制预案进行防治,切断传染病的传播途径,必要时,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采取紧急措施并予以公告,且履行统一领导职责的人民政府可以采取响应的应急处置措施。其次,相关防疫部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应当注重防疫手段的合理性以及防疫程序的正当性。


其次,就公民而言:

作为公民,人身自由系我国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力,其固然重要,但在当下特殊情况下,该个人权利理应在法律框架下做作出让渡。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突发事件发生地的公民应当服从人民政府、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所属单位的指挥和安排,配合人民政府采取的应急处置措施,积极参加应急救援工作,协助维护社会秩序。”在疫情面前,配合疫情防控机构合法合理的防控措施亦是我们广大公民的责任与义务。且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以及第三百三十条第一款规定,对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不服从、不配合或者拒绝执行有关政府决定、命令或者措施等行为,根据妨碍程度均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是一场严峻斗争,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必须筑牢“责任防线”,疫情防控是当下亿万人民共同的任务与责任。作为个体而言,我们的人身自由在疫情防控期间被一定程度的限制,这种限制是暂时的,是为了以后我们有更大的自由,也是为了更多人在之后获得更大的自由。作为一个法治国家,政府机构也应该依法防控,在防控疫情发展的前提下,最大程度的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病毒无情,人间有爱;勇毅笃定,战无不胜。疫情面前,我们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也是一个责任共同体,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齐心协力打赢疫情防控这场硬仗。


笔者在本文即将完稿时看到陕西省防疫指挥部的最新文件规定:

目前,湖北返回的人员还需集中隔离;其他省外高风险疫区返回的无居所或居所不满足单独隔离条件的集中隔离;省内高风险疫区返回的人员居家隔离,省内其他区县返回的无隔离要求。


政府采取的行政措施应与疫情防控的程度要求相一致。各小区自行提高隔离条件、延长隔离时间或改变隔离方式,就涉嫌对人身自由的非法限制了。建立法治国家的基本要求首先就是要依法行政,无论出发点多好,目的多崇高,行政行为都应该在法律约束之下。
 
地址(ADD):西安市丈八一路1号汇鑫IBC-A座1806室
电话(TEL):029-81775828 / 19991463955
传真(FAX):029-87806887
微信公众号(Official Accounts):Leyoulawfirm
网址(HTTP):www.leyoulawyer.com
关注乐友律所微信公众号
扫描访问触屏版

 

陕西乐友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陕ICP备13005441号